遗迹胜事

首页>>发现大盘山>>历史人文>>遗迹胜事 >> 正文

大皿:两块匾额来头不小

2015-11-26        
大皿:两块匾额来头不小
2015/11/26



 



    来源:磐安新闻网
    □记者 张棣 邵汉诚 文/摄
    双峰大皿历史上出了不少名人,也出了不少有名牌坊、匾额,如“乃心王室”匾等,可在皿二村有两块匾额大有来头,却鲜被人知,有关资料记载更少,它们就这么安静地挂在好溪边房檐下,注视着屋檐下人来车往。
    这两块匾额,一块是清代同治“亚元”牌匾,牌匾主人羊朝恩在当时武举人考试中获第二名,另一块是民国时牌匾,上面写着“泽被士林”四个大字,由当时缙云县县长亲笔书写,表彰时任双峰乡乡长羊荣枝为当地作出政绩。
    “亚元”牌匾:清同治间武举人第二名
    这块牌匾就挂在村民羊臣生家屋檐下,长约170cm左右,宽65cm,中间用楷书端端正正写着“亚元”两个大字。
    牌匾两边有题字,左边题有“高中丁卯壬戌科浙江缙云县第二名武举人,羊朝恩立,龙飞同治戊辰年冬立上”等字样,右边:“钦命兵部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浙江等处地方管理粮饷兼理营务马为穀山”等。
    村里老人说,这块牌匾年代太久,文革时又遭过一定程度损坏,除了牌匾中间“亚元”两字,很多地方字迹已不清,后来根据村里一些老辈人的记忆及宗谱等资料考证后填补上去的。
    说起这块牌匾往事,羊臣生连连摇头,他说:“我们这辈人只知道在清代同治年间有这么位太公,其它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村里了解这位太公的没几个。“
    《皿川羊氏宗谱》上对羊朝恩的记载也十分简单,只说他出生于道光乙未年(公元1825年),卒于光绪丙午年(公元1906年),活了81岁,生了四个儿子,他是清同治五年(公元1867年)壬戌科中武举第二名,次年(公元1868年)奉旨进京参加会试,有关其它记载就没有了。
    羊臣生给我们找来熟悉这块匾的羊母财大爷。羊母财今年74岁,是羊朝恩第6代孙子,他说:“我也只是从老一辈口中听到有关太公一些简单往事,也不是很了解。”
    羊母财说,清同治年间,政治腐败,社会不太平,而大皿村地处深山,在当时又是远近有名的大村落,难免有歹人来村里犯事,为求自保,请来教头,农闲之余组织村里年轻人习武,久而久之,大皿就有了习武传统。羊朝恩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臂力过人,挥舞120斤大刀轻松自若,42岁那年参加全国武举考试,一路过关斩将,最后斩获“亚元”(新科举人第一名称解元,第二名称亚元,第三、四、五名称经魁)。
    据说这位太公还留下一个小传说。说是武举比试中,太公跟最后获得解元的天台人在武艺上难分伯仲。一次,皇帝宴请众位举子时,这位天台人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随性率真。而羊朝恩则文质彬彬,怕失礼仪,就夹取眼前饭菜入口,同治皇帝觉得这个天台人真豪情,胆子大,而太公太文弱,就钦点这个天台人为解元,派他上前线带兵打仗,而派太公去军队搞后勤,管理粮仓。
    至于这位太公后来的故事,羊母财就不清楚了,也许最后进士没考上。不过,按照清代科举制度,武举人会试落第者,可赴兵部拣选,任用为绿营兵的千总等低级武官。根据村民说法及相关资料,这位太公在军队搞后勤,管理粮仓跟营务。
    羊母财说,现在生活在皿二村的太公直系后代有160多人,他的坟墓就在大皿村附近的山上,每年清明节村里长辈都会率后辈子孙去拜祭这位祖宗。
    按照清朝惯例,新科举人均由国家颁给顶戴衣帽匾额,匾额悬挂于住宅大门之上,门前可以树立牌坊。至于这块牌匾,也命运坎坷,饱经沧桑。羊母财说:“文革时破四旧,这块牌匾被当做废品积压在宗祠垃圾堆里,随后村里造新房又被当作脚垫板,最后文物贩子上门收购旧物,才了解它的历史价值,被后辈保护起来,涂上颜料,重新修整了一下。”
    “泽沛士林”匾:民国缙云县县长亲笔表彰时任双峰乡乡长
    皿二村好溪边羊茂周家门上悬挂着“泽沛士林”牌匾,因为年代久远加上风吹日晒,匾额上的字已经有些模糊,走近仔细辨认后才知道,上面用行楷写着“泽沛士林”四个大字,飘逸而不失劲力。
    牌匾悬挂于古宅二楼,由桃木所制,整块牌匾长180厘米,宽70厘米,左侧题有“中华民国二十年春立”字样,中间书有行楷“泽沛士林”四字,四字中间刻有一方拦腰章,右侧写着“缙云县长杨曾谋题赠双峰乡长羊荣枝”,右下角还刻有一方缙云县长杨曾谋的名章。
    中华民国28年(1939)之前,设双峰乡于大皿村,归缙云县管辖,这块牌匾立于中华民国二十年为公元1931年,距今已有84年,这块牌匾的主人羊荣枝虽早已去世,但有关他和牌匾的故事却在子孙中口口相传。
    族谱记载,羊荣枝,字樟木,号维昌,生于光绪丁丑年(公元1877年),卒于民国乙酉年(公元1945年)。自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起连任乡长14年,并兼任大皿临时办事处稽征股股长及管理员等职务。
    羊荣枝有6个孙子,分别是羊岩生、羊江通、羊茂基、羊茂双、羊茂川、羊茂周。现其后世子孙共有36人。据老三羊茂基介绍,他出生的时候爷爷就已去世,而大哥羊岩生也已经去世,二哥羊江通,今年已经85岁,记忆力不好,很难回忆起当年有关爷爷的事情了,因此对于爷爷的事他们知道的不多。
    羊茂基说:“我爷爷那个年代,双峰乡还是归缙云管辖的,治所设在大皿村,我爷爷因为有文化,待人又好,在乡长选举时被选为乡长,那时的乡长是没有工资的。”
    羊荣枝的玄孙羊秋宝说:“太公当乡长时,公、法、检全部归他一个人管,哪个部门有事或者那个村子有纠纷,他都会亲自上门解决,因为双峰地方大,四处都是山,为百姓处理事务,必须亲自翻山越岭,徒步到村民家中,为此他走破了很多鞋子。”
    另一名后辈羊秋宝讲,据上辈人告诉他,太公当乡长时,村子后面山上的树木常常被人偷偷砍掉,有些地方光秃秃的。为此,乡里决定禁止村民乱砍乱伐,否则就要罚款。太公在发布告的那天故意上山折了条树枝,回来后按照条例罚了银元,并且告诉乡里群众,今后不管是谁,只要上山砍树都必须罚款。此后,再也没有发生过村民上山偷砍树木的现象。
    羊荣枝连任乡长14年,由于他治理有方,为地方做了不少好事,深受当地百姓和士人拥戴。在1931年,缙云县长杨曾谋赠与“泽沛士林”四字牌匾。
    文化大革命时期,宗室祠堂被拆,这块牌匾也被清理出来,卖给了文物贩子,后来在羊茂基等人的努力下,几经周折,才将此匾买了回来,藏于家中,13年前挂在羊茂周家。
    作为历史文化名村,大皿村还有多少这样的宝贝被埋没已不得知,但可以肯定一点:村里还有许许多多文化故事未被挖掘。县文物办主任厉仲云说:“大皿村历史底蕴深厚,出了不少文化人,但有史料记载的只是少数,许多被掩埋在历史长河里,有待我们去挖掘整理。”